电影这次-有很多人都问我这次的故事是不是需要联系到第一部

国内首款5G手机

角色三大主演一看劇本就接了戲《使徒行者2》的故事導火索是一份暗網解鎖的黑警信息,因為這份信息牽扯到諸多犯罪黑幕,警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,為保護證據,警界內部敵友難分,真假難辨。這一部依舊邀來了古天樂、張家輝、吳鎮宇的原班人馬,古天樂說,「《使徒行者》很吸引我的地方,就是可以創作一個新的黑社會、警察的卧底,是一種新的題材,再加上第一部演過,第二部就來了。」事實上,文偉鴻和古天樂認識很多年,他們共同創作過很經典的港劇,比如《尋秦記》:「我比較熟悉古天樂,大家都覺得他平時比較酷、話比較少。但他的內心是個很熱心的人,感情質地很豐厚。你可能想象不到很多年前我們因意見不同,好好聊天變成吵架,那時他讓我出去拍電影,我不同意,最後兩個人都跌落到水池裡,腳全都濕了,想着和對方做不到朋友了,但很有意思的是過了這麼多年我們兩個還是很好的朋友。」

新京報:片中三兄弟在夜宵檔的對峙戲非常精彩,再合作飆戲過癮嗎?你覺得怎樣才是個專業的卧底?

吳鎮宇:其實我剛開始進組就拍了這最後一場的戲,之前沒有接觸過,所以當時大家都比較謹慎,大量的對白再加上激烈的槍戰,每一句對白都要映射回之前的經歷,這個地方處理起來肯定沒有「順拍」(按故事時間線從頭拍到尾)順利,不過這場戲最後呈現效果很過癮,這就是演員的本分。我始終覺得一個專業的卧底一路不應該保持清醒,只不過是該清醒的時候你清醒就可以了,如果成天都清醒,是很容易穿幫的。

製作堅持實拍,國外取景動作升級《使徒行者2》在製作上全面升級,古天樂從小就對槍械尤其感興趣,這次加入了很多新的武器讓他大開眼界。尤其是在緬甸的拍攝給了他不少新鮮體會:「之前拍很多槍戰戲會受到不少限制,這次緬甸政府封了整個主幹道給你拍戲,用時整整一個禮拜,這樣的機會是非常難得的,這是緬甸第一次給外國電影拍攝。」

古天樂、吳鎮宇、張家輝都認可這次的劇本。

張家輝也表示接拍這部戲就是因為原班人馬,「接戲先看人,人對了,戲八九不離十。」在文偉鴻認為,古天樂和張家輝內心都很熱情,張家輝也是一個很感性的演員,再加上吳鎮宇的加盟,三個「最佳男主角」在一起調和的化學反應真的很強烈,「讓他們齊聚一堂並不需要什麼導演的魅力,只要把劇本做好,他們一看,就願意拍。」

文偉鴻:《使徒行者2》開拍的時候古天樂才做了一個頸部的手術,我們當時很多人都很擔心,當時醫生也告訴他不要太大動作,可能會有損頸部的神經線。我也準備了很多替身,但每次講完戲,他就說能自己上就一定要自己去。他敢這樣做是因為他真的熱愛電影,因為熱愛角色就真的會不計一切。

新京報:聽說這次西班牙拍攝是最難忘的,有什麼特別經歷嗎?

《使徒行者2:諜影行動》(下文簡稱《使徒行者2》)前作創製班底全面回歸,遠赴海外取景,繼續在動作犯罪類型外殼下講述港式傳統的兄弟義氣故事。三年前《使徒行者》電影版第一部打破了以往港劇IP改編電影質量普遍下滑的魔咒,以6億票房成為當時暑期檔的一大驚喜,也成為港劇翻拍電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。而時隔三年,《使徒行者2》回歸,能否保持這個系列一貫的好口碑,延續IP的生命力?新京報記者專訪《使徒行者》導演文偉鴻、主演古天樂、張家輝、吳鎮宇,一同揭秘這部「使徒」的秘密。

新京報:比起第一部《使徒行者》,再次回歸的你有什麼不同了?

采寫/新京報記者周慧曉婉

在緬甸的槍戰戲讓「槍械迷」古天樂拍得十分過癮。

張家輝:有趣的事就是西班牙的居民吃飯都很咸、真的好咸(大笑),我又特別慘,無論走去哪裡都要吃上米飯主食才能舒心,所以這次只有在房間自己煮點粥、喝碗湯,幸好團隊有人幫我們準備一些食材,才能開心點。

故事「舊瓶裝新酒」講得好即勝利兄弟情是傳統港片的一大標籤,但也有很多人認為義氣梗在各大港片里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。開啟《使徒行者》的IP,也正是源於導演文偉鴻心中的一份不甘,「有一件事特別啟發我,一次吃飯中有人提出講義氣的電影很過時,沒有人喜歡看這類老土題材。雖然當時我沒有說什麼,但其實內心很不認同。如何用新的包裝去講一個普世價值的故事是最重要的,所以才有《使徒行者》這個IP的誕生,講的也是義氣價值,但市場依舊能夠接受,觀眾也是非常接受的。」

除了緬甸,西班牙取景的戲份也在電影中極其重要,張家輝表示這次大多數動作場面都是實戰拍攝,沒有過分依賴電腦特效,片中最讓人嘆為觀止的是西班牙「奔牛節」的飆車追逐戲。文偉鴻回憶,「其實我們當日在西班牙的時候,他們已經給我們潑冷水了,告訴我們是不可能在西班牙真正拍奔牛節,過往的西班牙電影都沒有這樣的操作,一般都是人和牛分開拍,然後去布景,去找一些其他的街演一遍奔牛的路線。」最後,文偉鴻堅持要對得起觀眾,就一定要給他們真正的實景來拍,最後在奔牛節場地實拍很多場面,為了追求畫面感的真實,劇組還出動了真實的蠻牛進行拍攝,據悉,影片僅是在西班牙戲份的預算就已經與《使徒行者》一整部電影相當。最後被問到對《使徒行者3》有想法了嗎?文偉鴻賣了個關子「暫時是沒有辦法告訴大家的。」

■獨家對話古天樂受傷仍親身上陣新京報:這幾位男主演拍戲一般都很拚命,這次有什麼幕後故事嗎?

吳鎮宇:這次我飾演情報科的隊長是古天樂和張家輝的師傅,比起第一部的角色可能更嚴肅了一些,住的房間也大了一些,可能變「有錢」了,這次多了幾套西裝,頭髮也不像部隊里的人那樣,其實我覺得整體造型上更偏向于日本刑警。另外上一次我自己說了算,這次還多了一個上司,把我搞得像個三明治一樣(大笑)。

到現在,《使徒行者》已經有兩部劇集,一部電影,《使徒行者2》如何尋求突破、避免爛尾、講出新意是主創面臨的最大考驗。作為電視劇改編電影的續集,這次故事和前作基本沒有關聯,「有很多人都問我這次的故事是不是需要聯繫到第一部?我覺得創作永遠都要往前看,第一部有了故事框架,不等於一定要在這個框架里。」文偉鴻透露,創作《使徒行者》劇集的時候就準備了好幾個故事,因為當時電視劇里沒有空間和成本去裝載這樣的內容,所以這些故事沒有出現在電視劇里。例如第一部中的「巴西戲份」都是當時為電視劇準備好的,「不需要被固有的框架框死,給觀眾更多新鮮感才能延續系列電影的生命力。」

今日关键词:哪吒票房破25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