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敏品牌-蔡达标也表态要投入5000万元支持新品牌的发展

宜家抽屉压死男童

「當時覺得他是個淳樸、上進的人,加上我自己家的條件也不算好,就很憧憬婚後能一起創業,只要努力、共同奮鬥,就能建立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。」

老婆變成了前妻,小舅子自然也就不再是自己人了。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蔡總的奪權大戲就拉開了序幕。

「我理解他在弟弟店裡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,就全力支持他」,但五金店開了不到2年,就又因為生意不好關門了。

「我那時才意識到,他不僅有婚外情,還在外有私生子」

眼看着自己和弟弟的心血被糟蹋,再加上之前密謀將潘家姐弟掃地出門的「脫殼計劃」被曝光,徹底讓小舅子和老婆對蔡總寒了心。潘敏峰開始起訴蔡達標重婚,並欲索回25%的股權,小舅子也開始搜集蔡達標挪用公款的證據。

錢給到了,股份卻沒交割;僵持的同時,潘宇海迅速向公安機關報案,舉報蔡達標涉嫌經濟犯罪。

03如果不是潘敏峰無意中在聽到的那一聲「爸爸」,也許真功夫真能上市。

在李香凝看來,「商品化需要有一個好的方法,而不是將我父親的形象濫用」。對已經將全部精力放到了經營「李小龍」的版權上的她來說,合作總要有據可循。

只不過,艱難贏下公司控制權的潘敏峰姐弟似乎並不想輕易向外人屈服。

只不過在心疼錢的蔡總這裏,這錢當然只是說說而已。

1991年,21歲的蔡達標與20歲的潘敏峰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婚禮。有情飲水暖,儘管婚後的日子比較拮据,但兩個人的感情還是十分牢固的。

在真功夫官微的最新回應中,他們說了這樣一段話:「我們沒有侵權,不會尋求庭外和解。沒有更換真功夫品牌商標的計劃。2016年的品牌升級與所謂的涉嫌商標侵權無關 。2.1億元的索賠額沒有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。」

只不過讓潘敏峰沒想到的是,自己老公沒能闖出什麼名堂。

藉著兩家人合作的「蜜月期」,雙種子公司的業務,從每年幾十萬元逐漸發展到幾百萬,老公和小舅子也開始考慮走出廣東走向全國的問題。

更絕的是,蔡達標還單方面取消了潘宇海登陸公司操作系統的權限,還把小舅子發給全體員工的拜年賀信從公司系統中給刪掉了。

04其實這個心疼錢的老毛病,害了蔡總不止一次。

等到了05年底,煥然一新的真功夫已經開了100家直營店;2010年還在廣州成立了一家開了行業先河的米飯大學。。。

一邊是為了父親不惜向全世界宣戰的李香凝,另一邊是親手把老公送進監獄的潘家姐弟,總是要分出勝負的。

沒過多久,又引進兩家原則上支持自己的風投「今日資本」和「中山聯動」各1.5億元,各佔3%的股份,幾番操作下來,潘宇海在真功夫內部被架空已經是既成事實。。。

弟弟蔡亮標壟斷了電腦供應、大妹妹蔡春媚掌控了採購業務、大妹夫李躍義壟斷了全國門店的專修及廚具業務、小妹夫王志斌壟斷了家禽供應,儼然一副全面接管的架勢。

1995年至1996年,兩家聯手,一口氣連開了3家分店;1996年,家裡已經積攢了200多萬元的財富,曾經仰人鼻息的蔡達標夫婦也成了實打實的富人。

2010年,潘宇海假意說要賣掉股份,讓蔡達標占絕對控制權,喜出望外的蔡總迅速從銀行借了3760萬出來,另外還從真功夫公司「借」了3600萬,總共7000多萬,沒花自己一分錢。

在葉茂中團隊指導下,真功夫啟用了酷似李小龍的「功夫龍」形象,同時配合「真功夫」三個字,組合成了新的使用商標。

早在2010年,李香凝就曾經起訴過真功夫涉嫌商標侵權,當時李香凝在美國已陸續將其父親的影片及商標的所有權購買回來,計劃重新整合,使「李小龍」成為全球品牌。

當年那個開在東莞長安107國道邊上的小作坊搖身一變,儼然已經是中式快餐界的Top 1了。

但家人越反對,蔡達標越執着,擺明了自己非潘敏峰不娶。拗不過自己兒子的老蔡只能妥協,兩人也最終走到了一起。

05在潘敏峰看來,公司已回歸寧靜,弟弟潘宇海正帶領着新管理團隊重新起航,一切似乎都好起來了。然而擺在真功夫面前的,遠不止這一個挑戰。

除了在流程上下功夫外,兩兄弟還搭上了當時「功夫熱」的便車。2003年底,雙種子公司在著名品牌策劃人葉茂中的幫助下,決定創立「真功夫」品牌,並向一線城市繁華商業地段進軍。

蔡達標和潘敏峰都出生在東莞市長安鎮鎮上,兩家相隔不到一公里。初中畢業后,藉著同學生日會的機會,蔡達標對潘敏峰展開了追求。

作者| 貓哥來源| 大貓財經01在真功夫老闆娘潘敏峰眼中,自己的前夫蔡達標曾經是個有情有義的人。

2006年9月,夫妻雙方簽了離婚協議。蔡達標放棄家裡全部財產和物業,並答應每年給付100萬補償費,以此換取潘敏峰交出手中持有的真功夫公司25%股權。

與當時遠近有名的富戶蔡家比,潘家的條件稍有點不盡如人意。在精明能幹的蔡父眼裡,自家長子的理想對象另有其人,所以很反對兩個人的婚事。

此時已是1994年,潘宇海的甜品屋已在當地小有名氣了,顧客盈門、絡繹不絕。痛定思痛,潘敏峰夫妻倆湊了4萬元正式加盟,潘宇海讓出50%股權給姐夫和姐姐,兩家人開始共同創業。

當時為了安撫小舅子,真功夫內部曾經在08年初成立一個子公司創立新品牌「哈大師」,經營牛肉麵,由潘宇海打理,蔡達標也表態要投入5000萬元支持新品牌的發展。

02在創業最初的歲月里,老公和小舅子之間親如兄弟,生意也越做越大。

案件塵埃落定之前不久,前妻潘敏峰在微博上吐露了自己的心聲:「有人說,沒有愛哪來的恨,但我並不認同這話,如今我對蔡達標只有無盡的恨。」

一邊藉此機會實現品牌的升級換代,一邊與《功夫》、《霍元甲》等電影合作向全國推廣,僅僅一年時間就獲得了成功。

2009年3月,因為捨不得5000萬天價撫養費,蔡達標的婚外情意外曝光了。要錢不成反被拒絕的胡女士,悍然在廣州烈士陵園門口召開現場新聞發佈會,把蔡總的那點破事抖得世人皆知。

12月25日晚,「真功夫餐飲被李小龍女兒李香凝訴至上海二中院」的消息被媒體披露。說起來,這已經是真功夫和李小龍女兒的第二次交手了。

2011年4月,蔡達標因涉嫌經濟犯罪被捕。2013年12月12日,廣州市天河區法院認定蔡達標職務侵佔和挪用資金兩項罪名成立,判處有期徒刑14年。

1997年,打算大幹一番的兩家人開始把重心從農村轉向城市,還給餐廳起了一個頗為勵志的名字——「雙種子」。

有意思的是,在第一次被起訴之後,真功夫曾以品牌新戰略為由,發佈了全新的品牌形象和品牌Logo,有意識地模糊化處理了舊Logo中的面部細節。

在結合麥當勞和自身特點之後,雙種子對各個生產環節都實施了優化,還從傳統的前店后廚模式中脫離出來,利用其創新的烹制設備實現了無需廚師、80秒取餐,第一個攻克了中餐標準化的難題。

1987年,肯德基正式進軍中國;三年之後,麥當勞也打入了中國市場。這些國際品牌帶來了一整套的全新體系,無論是效率、服務、體驗還是設計,都給了蔡達標不小的啟發。

為了沾上自己小舅子的光,蔡達標在店門口擺了個攤,賣遊戲機和遊戲卡。沒過幾年,遊戲卡的生意不好做了,蔡達標又想開一家五金店。

1990年的時候,蔡達標在村裡的變電站打工,扛電線、拉電纜,每天回家幾乎渾身濕透,還賺不到幾個錢。為了補貼家用,潘敏峰辭掉了小學老師的工作,到自己弟弟潘宇海的甜品店裡當起了收銀員。

蔡達標擅長戰略規劃,而大廚出身的小舅子則擅長開髮菜品和執行,就像雙種子比喻的那樣,兩人在當時的確是互不可缺的「夢幻組合」。

2003年的母親節,正開着車的蔡達標接了一個電話,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潘敏峰隱約聽到電話那頭第一句喊的是「爸爸」,她去搶蔡達標手機想一看究竟,蔡達標竟當著坐在後排的兩個孩子和蔡母的面,扇了她一耳光。

小舅子提拔的高管一個個被換掉,蔡總的親戚卻一個個控制了真功夫內部的「肥缺」:

從同舟共濟到同床異夢,後續變為同室操戈,最終以同歸於盡收尾。

今日关键词:最严征信即将上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