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关系-随后婷婷又说:要雇“讨债公司”去医院要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利亚宣布退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一路開騙」杭州市下城區檢察院受理這起案件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莫覺得這種病花錢是無底洞,不太想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2018年4月一直到7月,就為了這個「莫須有」的箱子,阿莫前前後後就匯出了30多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阿莫,好消息好消息!賠償款拿到了,都放在一個行李箱里,可是我被人舉報說我是詐騙犯,我現在人在派出所,箱子也在派出所。派出所的領導、經辦人員、物證房的工作人員都要好處費才能把箱子還給我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9歲銀行女白領因為挪用公款被銀行開除隨後索性利用自己「能編會吹」的本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阿莫,我爺爺剛剛去世,家裡辦白事要用錢,能先救個急嗎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阿莫,我被公安機關取保候審了,要交5000元保證金,你能借我7000嗎,5000是保證金,2000是給所長、物證房的煙酒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言巧語的婷婷總是時不時傳遞給阿莫一絲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80萬賠償款醫院領導已經審批通過了,但那個醫務處處長很壞,不肯給,問我要好處費,只要給了好處費,賠償款就能拿到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莫也實在太老實善良了,每次都相信了這位素未謀面的女網友,一次次把錢打給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婷婷無數次以自己做生意資金周轉困難、自己生病住院、懷孕打胎、同學自殺住院、幫同學辦出國手續、可以幫忙買淘寶店鋪、推廣產品、接手超市抓娃娃機、買除濕機、在公檢法疏通關係等等天花亂墜的理由,一次次行騙,一次次得手,共計詐騙金額500餘萬元,次數之多、金額之大讓人咋舌 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括自己的父母、親戚等,婷婷也都沒有放過,最後家中所有的親戚被她騙得徹底心灰意冷,與她斷絕往來。 羈押在看守所的日子,她飽受眾叛親離之苦,家中沒有一位親人來探望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到了2017年婷婷借錢的理由愈發離奇「阿莫,我得艾滋病了,急需錢看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那這些奢侈品在哪裡?」「我後來錢不夠用,奢侈品又被我轉賣掉了。」不知真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受害人居然遠不止阿莫一個還有→①網上認識的小蔣、大田;②鄰居琳琳;③抖音上認識的小劉;④qq上認識的阿昆、阿文;⑤自己的父母親戚等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阿莫,我又去派出所了,派出所說我還有其他違法犯罪,要再追加2萬元保證金,我自己湊了2000,還缺18000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察在她的住處搜查發現家徒四壁,空的外賣快餐盒堆得滿地狼藉,名下所有的銀行卡賬戶里只有幾十塊錢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醫院說要和我私了,說要賠80萬給我,拿到賠償款我就能把你的錢還上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害人阿文報案稱,光他一個人就向婷婷匯了59次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她的人生道路就陷入了瘋狂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隔了一個月,婷婷說醫院查實了前面是誤診,她要去找第三方機構鑒定,讓阿莫借鑒定費給她。鑒定做完了,又說要公證處的公證費,然後做鑒定和公證要找關係,還需要錢去打點關係——前前後後,阿莫又打了八、九萬給婷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姑姑住院心臟需要搭橋,還缺手術費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害人之一叫阿莫(化名)。早在2009年,婷婷在校園網內就已經認識了阿莫,之後兩人成為網友,但一直沒有見過面。2014年,婷婷突然聯繫阿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得尿毒症了,你可以借我動手術的錢嗎?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看守所里,婷婷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。當提審時被問到「錢都去哪裡了」這個問題時,她說錢都被她花光了,用來買奢侈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阿莫把好處費打過去以後,婷婷又說醫院的財務也來要好處費。隨後婷婷又說要雇「討債公司」去醫院要錢,又以討債公司要好處費的理由,前前後後又向阿莫借了約1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期間婷婷偶爾也會還一點錢,但是借多還少。直到2018年7月,阿莫在朋友的點撥下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,此時,他算了一下,除去婷婷還過的那麼一點點錢,總共被騙走的錢有72萬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信用卡超期沒還錢,銀行要起訴我了,你能先幫我還一下錢嗎。我馬上能還你。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婷婷(化名)今年29歲,大學畢業,本來身為一家銀行職員的她有着穩定的工作和收入,但因為挪用了公款被銀行開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隔幾天婷婷又說:「我找到換腎的配型了,就等着錢救命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惊诧不已,这妹子骗钱的理由啊,奇葩到突破你的想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莫想想好歹一條人命,最後還是心軟了。其實,阿莫後來的一次次出借還有一個想法,只要婷婷還在跟他聯繫,他前面出借的錢就還有希望還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东航平安备降南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