疾控同事-其他5名同事轮流配合张慧变做实验

导演佐佐部清去世

「有時裝在八連管內的近百份樣本,相互間距僅1毫米,要往每一個微小的孔口加入反應試劑,一不留神就容易造成樣本污染。」張慧變說,檢驗工作對檢驗員的安全和技術而言都是挑戰。在整個實驗流程中,這隻是一個步驟。從收樣登記、提取核酸、配置反應體系、上機檢測到分析結果,至少需要4個小時,每次實驗結束,汗水已經濕透衣衫。遇到可疑的結果,還要進行重複檢測。

任勞任怨、技術高超、科學嚴謹是單位同事對張慧變的一致評價。由於核酸檢測必須至少兩個人互相配合,經過張慧變的培訓后,其他5名同事輪流配合張慧變做實驗,程婷婷就是其中之一。「做實驗我們輪班倒,慧變每天都在。雖然我們現在都能上手,但是只要有她在,我們就很安心。」

現在,張慧變依然在實驗室和值班室之間不停奔波,「我就是一個病毒『偵察兵』,疫情不退,實驗不止,戰鬥不息!」

雖然呂梁市疫情逐漸得到控制,但張慧變和同事們的檢驗工作卻變得更加忙碌。「隨着近期對企業復工復產等高危人群的排查,平均每天仍有100份左右的樣本被送過來,因此檢測的工作不會停下來。」張慧變說。

每天和採集來的樣本打交道,而其中有可能是含有病毒的傳染源,張慧變坦言,即使做好防護,還是有一定的心理壓力。如果檢測結果出現失誤,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。「每一個樣本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,容不得半點差錯。」

一線鏡頭連續工作46天、檢測樣本1436份、準確率100%,這是山西省呂梁市疾控中心「90后」檢驗員張慧變截至3月7日的防疫「成績單」。實驗室就是戰場。在這裏,張慧變要進行三級防護,按照嚴格的操作流程,檢測樣本,查找病毒,定性「陰陽」。

如有緊急情況,一天需要檢測多批次疑似病毒樣本。2月14日,從上午11點到第二天早上7點的20個小時里,張慧變就做了4次實驗。「各個縣區送來樣本的時間不確定,如果不及時做的話會耽誤病人的治療時間。」呂梁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孟國昌說,由於科室其他人之前主要做艾滋病及食品風險監測相關的工作,對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工作不熟悉,所以疫情前期的檢測工作只能由張慧變來承擔,其他同事配合。

一次,張慧變檢測出一例陽性病例,但檢測結果處於邊界值。送往山西省疾控中心複核后,初次判斷為陰性。「這個結果把我嚇了一跳,懷疑自己在實驗環節出了錯,後來將實驗數據提供給省疾控中心后,再次複核確認陽性,這才放了心。」張慧變說,自己在天津醫科大學讀研究生時,許多實驗比這個還複雜,對於檢驗結果有信心。

今日关键词:劳动合同法